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封暮云闻言,不得不强撑着身体从病榻上坐起来,由封夫人扶着去接待贺长青。

虚礼客套过后,贺长青便转入了正题:“封兄,请节哀,谁也料不到竟会发生这种事,如果少卿安然无恙,回来之后,我们两家便已经是亲家了,哎!”

封暮云满脸病容,脸色青白,默默的看着贺长青,没作声。

贺长青见封暮云没搭腔,往外看了一眼,“封兄,静淑许过封家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,我们两家的亲事……”

封暮云打断贺长青的话:“贺兄,我儿子才刚过世,本督军实在没心思考虑这些事,好歹也让少卿过了头七再说。”

贺长青端起茶盏呷了一口,清了清嗓子:“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,可今日来的这些人似乎并不这么想,他们更想知晓封家究竟是何种打算。

封兄,也是知道的,如今东洋人入侵,要是不让这些人吃一粒定心丸,这好不容易拧在一起的力量便会成为一盘散沙了……”

封暮云冷眼看着这些跟着贺长青上门吊唁的人,气的胸口起起伏伏,直喘气。

国难当头,少卿遇难,这些人犹如墙头草一般,生怕自己的利益受到丝毫损失,迫不及待的跟着贺长青来封家打探消息。

封夫人见状,往外看了一眼,若有所思的开口:“贺家的大小姐贺静淑知书达理,本就是我们贺家相中的儿媳妇。

是我们少卿没福气……”

香车里的青春陈怡君粉艳迷人

贺长青将杯盏放下,“封贺两家的亲事,当初可是长辈定下的,封夫人要真喜欢我们家静淑,依然可以将静淑娶进门当儿媳妇。”

他抬手指了指门外:“我看静淑似乎挺关心少瑾的。”

封夫人和封暮云对视一眼:“这……”

少卿才刚死,贺家就要将女儿许给少瑾,这也太不妥当了。

贺长青又道:“静淑和少卿缘分薄,两人注定了不能在一起,当初就连订婚,少卿也是一推再推,没有来得及办,怕是命中注定……”

封暮云和封夫人瞬间便明白了贺长青的意思。

这是变相的逼着封家的封少瑾娶贺家的贺静淑了。

封夫人为难的看了封暮云一眼:“可……要是少卿有中意的女子,不是委屈了贺大小姐吗?”

贺长青口吻满是不屑:“我们静淑心胸豁达,可不是不能容忍之人,再说了,这世上,哪个男子不是三妻四妾?

就算没有将人抬进屋里,在外面也是养了人了。”

封夫人被贺长青一席话堵的哑口无言。

贺长青又道:“当初长辈临终之前,只说了让封家和贺家联姻,也没指定我贺家的长女究竟许给谁,如今看来,也不算违背长辈心意。”

封夫人看着站在封少瑾身边的贺静淑,又看了看被悲痛和病魔折磨的形如枯槁的封暮云,听完贺长青说的话之后,思索片刻,兀自做了决定:“少瑾在灵堂里整整跪了三日,滴水未进,滴米未沾,继续跪下去,怕是要支持不住了,也该让人送些东西过去,劝他吃下去了。”

她吩咐身旁的婆子:“我看静淑这孩子是个心细乖巧的,唤她替我送碗西湖牛肉羹给少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