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co,最快更新明王首辅最新章节!

一轮红日贼头贼脑地从地平线底下冒出头来,清晨的冷风迎面吹袭,一个字——爽。郭黑子一马当先,一边策马,一边仰天畅快地大笑,他们不仅成功闯过了鞑子的防线,还成功甩掉了追击的鞑子,命保护住了,银子也赚到手了,有什么比这还要快意的吗?况且这次惊险的经历,够他们吹一辈子了。

正在此时,队伍最后一人从马背上咕噜地栽了下去,无主的战马奔出十几米才慢慢停下,有点无辜地回头瞅了瞅,然后低下头囫囵啃食地上的春草。

“郭老大,老李头坠马了!”一名弟兄发觉后大叫起来。

郭黑子闻言连忙勒停定马回头一看,发现身后果然少了一个人。昨晚他们十四人闯营,九人突围而出,鞑子追击时又被干掉了三个弟兄,最后仅得六人逃掉,如今他身后只有四名弟兄跟着。

郭黑子连忙拨转马头跑回去,果然见到老李头仰面躺在地上,咧着嘴痛苦地申吟,脸色煞白一片,看来坠马摔得不轻。

“老李头,还行吗?”郭黑子跳下马走到老李头跟前,其他四名弟兄也关心地围了上来。

老李头神情苦涩地道:“郭老大,属下怕是不行了。”

郭黑子上前把老李头扶起来,结果却沾了一手血,不由面色一变,急忙把老李头翻过身来一看,顿时心凉了半截,四名弟兄也沉默了。

只见老李头后腰上血淋淋的,赫然多一个血肉模糊的血洞,估计是被长矛扎的,连脾脏都裸露了出来,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。

老李头哆哆嗦嗦地解下了缠在腰间的链褡,吃力地递给郭黑子道:“麻烦郭老大把这些银子带回去给俺婆娘,省着点花,够她养老育儿的了。”

郭黑子接过被鲜血染透了的链褡,用力点了点头,沉声问:“老李头,他玛的到底几岁?”

我心只能有你

老李头举起一巴掌,竟然有些得意地道:“属下五十一了,去年年头抱的娃,俺家婆娘跟了俺几十年,连个蛋都没下,倒是五十岁给俺生了个大胖小子,俺有后了,总算有颜面下去见老子了。”

“老李头,他玛的敢骗老子,祝家娃不是亲生的。”郭黑子咬牙佯怒道。

“屁,绝对是俺自己播的种!”老李头嘿嘿一笑,眼中的光亮渐渐暗淡下去,彻底咽了气。

“老东西还挺自信的,走,郭老大带回家看儿子去!”郭黑子把老李头的尸休扛起,搁在马背上,然后翻身上马,向前古北口关城而去,前方,城郭已经隐隐在望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得闻有十几名明军闯营突围,霍尔格总算明白自己中了明军声东击西之计了,不由勃然大怒,一边派人追击逃掉的明军,一边对明军的营地提前发动了进攻。

霍尔格料定闯营而出的明军是回去搬救兵了,为免节外生枝,他决定尽快把被围的明军解决掉,将粮食抢到手。

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,鞑子已经对明军的营地发动了三次进攻,进攻烈度一次比一次强,不过都被明军的枪炮和弓箭打退了,双方均死伤了不少人马。

嘟嘟嘟……

沉浑的号角声中,鞑子向明军的营地发动了第四波进攻,漫天的箭雨向着明军营地上空抛射,不断有明军中箭倒地,外围的辎重车辆已经被鞑子清理掉了一圈,要不是怕损毁车上的粮食,鞑子早就用上火箭了。

一场惨烈的激战持续了近一个多时辰,鞑子终于潮水般退去,明军营地内外尸横片地,由辎重车辆联成的防线已经百孔千疮,粮食草料洒得到处都是。

仇鸾此刻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虽然打退了鞑子的第四次进攻,但他们的弹药也差不多用光了,没有燧发枪和手雷这两样利器,鞑子吃完午饭后发动第五次进攻,他们估计很难顶得住。

“再撑一个时辰,倘若援兵还不来就率亲兵拼死突围,顾不了那么多了!”

仇鸾暗暗下定了决心,仗打到这个份上,即使军粮丢失,应该不至于被追责砍脑袋吧?

鞑子的阵营中,霍尔格若有所思地啃食着一条烤羊腿,对面的明军比他想象中要顽强,从半夜到现在,他的麾下已经发动了四次进攻,死伤达到两千之众了,还是没能把明军的营地攻陷。

其实,明军能坚持到现在,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火器犀利,另一方面却是因为霍尔格太想要那批军粮了,十几万石军粮啊,能抢到手自然再好不过了,否则鞑子一通火箭射过去,明军的营地早就变成一片火海了。

这么简单的防御工事,防御力实在有限得很!

“霍尔格将军,汉人有句话叫夜长梦多,咱们拖得太久了,还是用火攻吧。”这时一名将领劝道。

“待勇士们吃饱饭再攻一次吧,如果不成就用火攻!”霍尔格沉声道。

花费了这么长时间,损失了这么多弟兄,霍尔格显然不太舍得就此把十几万石粮食烧毁,况且明军的火力已经明显减弱了,防线也差不多玩完了,所以,霍尔格觉得再来一次进攻,攻陷明军营地的可能极大。

一个时辰后,吃饱喝足,休息了半个时辰的鞑子骑兵再次上马列阵,嘟嘟嘟……进攻的号角吹响!!

“杀……!!”

鞑子像潮水般从四面八方冲向明军的营地,营地中的佛郎机炮响了两轮便哑火了,因为已经没有弹药。霍尔格见状大喜,看来自己的猜测得没错,明军的弹药耗尽了,于是立即命令军压上,仅留了三千骑护卫将旗。

铮嗡……

弦声一响,天空为之一暗,漫天箭雨落入明军营中,一些来不及躲避的明军当场被射成了箭猪状,那些民夫拼命地往营地中间挤去,乱作一团。

由于明军的火力稀疏了很多,鞑子骑兵很快便冲到营地外围,枪挑刀砍,瞬间就把最后一层屏障清理掉,然后直接冲杀入营地去,见人就砍,明军的防线彻底崩溃了,士兵纷纷四散逃跑……

完蛋了!

仇鸾此时也绝望了,在一众亲兵的护卫下往南边奋力突围。

然而就在此时,远处突然传来浩大的喊杀声,但见一支骑兵绝尘而来,像一把尖刀般直扑向霍尔格的将旗所在。

这支突然杀到的骑兵约莫五千人左右,清一色的鸳鸯战袄,只见火红的将旗上绣了一个斗大的“谢”字,旗下一员年轻小将手持一杆大枪,枪尖如毒龙般上下翻飞,所过之处,鞑子纷纷被挑于马下,端的是威猛无匹。

这员年轻小将不是别个,赫然正是古北口守将谢三枪。

原来今日破晓的时候,郭黑子回到了古北口,向谢三枪禀报了仇鸾被鞑子数万大军围困的消息,后者得闻后不惊反喜,立即提了兵器,从蓟州镇各卫人马中凑齐了五千骑,直接便杀出城去。

古北口关城距离多伦也就两百多里路,骑兵奔袭的话,个把时辰就能杀到了,不过当谢三枪赶到时,明军的营地刚好被攻破,仇鸾正准备开溜呢。

正所谓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,谢三枪当机立断,率着五千骑直接向着鞑子的将旗冲杀过去,只要擒杀了敌将,这一场败局或许还有机会扭转。

五千明军骑兵突然杀到,霍格尔不由微吃了一惊,因为他身边此刻仅剩三千骑了,不过他倒没有慌乱,立即命令三千骑迎头接战。

嗖嗖嗖……砰砰砰!

谢三枪所率的五千骑兵是临时拼凑的,武器也不统一,有人用火器,也有人用弓箭,不过不管用什么,都一股脑门打将过去,他们占了先机,先下手为强!

但见子弹和利箭呼啸着扑向鞑子的三千骑兵,鞑子骑兵训练有素地举起了盾牌,仅死伤数十人而已,仅接着便向明军还以颜色,一轮箭雨抛射过去,明军这边当场倒下了近百人,战力强弱,一目了然。

不过,就在两边人马快要接触时,明军的骑兵扬手便扔出几百枚手雷,这下鞑子的骑兵可遭了大殃了,尽管盾牌挡下了这些铁疙瘩,但是这些玩意下一秒就炸了。

轰轰轰……

几百枚手雷同时开炸的场面实在太壮观了,飞溅的铁片铁钉杀伤了一大片,被击中者虽然死不了,但都失去了行动能力,特别是那些战马,肠穿肚烂的不在少数,鞑子骑兵的阵形顿时大乱。

“杀!!”谢三枪一马当先,率着五千骑冲杀过去,短兵相接,倾刻杀得鞑子骑兵节节后退。

霍尔格终于变了面色,在亲兵的护卫下往明军的营地靠近,因为他麾下的兵此时大部份都在那边。正在围攻明军营地的鞑子兵发现主将有危险,纷纷掉头回援。

再说仇鸾在众亲兵的护卫艰难地往外突围,忽然发觉挡路的鞑子骑兵少了许多,压力为之大减,不由大喜过望,一口气杀出了重围。

然而,仇鸾那货可能是被杀怕了,非但没有上前协助谢三枪,反而乘着这空隙落荒而逃。

这下可坏了,见到主将的旗帜往南逃去,仇鸾麾下的兵将立即跟着跑,而十几万民夫也瞅准着空隙四散逃命。

谢三枪见到仇鸾的将旗竟然逃了,差点便气得吐血三升,苦也,这下被仇鸾这猪队友害惨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