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? ,,

经过刚才的偷袭,陈青此时也隐隐察觉到之前老五的断手似乎跟林城并没有什么关系,而是这个隐藏在空气中的诡影在作祟!

“唰——!”

“呃……”

就在陈青神贯注防备的同时,一阵破风声再次响起,而伴随着这阵声响,一名警卫兵再次惨叫一声,捂着鲜血四溅的喉咙满脸不可置信地倒在了地上!

“谁?给老子滚出来!”

见自己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看到就瞬间折损了两名手下,陈青的心里愈发的愤怒,可与此同时,这种让人完无法捕捉踪影的杀人手段也让他渐渐有些恐慌起来。

似乎在回应陈青的怒喝,化作诡影的秦雅没有再攻击其他手下,而是掉头一转,再次向陈青攻了过来!

由于一直神戒备,在秦雅向自己攻来的瞬间,陈青就已经察觉到空气中宛若实质的杀意,连忙将身的肌肉绷到最紧,紧紧盯着秦雅攻来的方位!

“嗖——”

“嘭!”

几秒后,随着一阵破风声,秦雅的攻势终于降临,而陈青由于之前的防御太充分,双臂用力一挡,竟挡下了秦雅的这次攻击!

蕾丝白裙美女棕色头发眼神清澈置身花丛写真图片

“厉害啊老大!”

“妈的,这鬼影总算是被拦下来了……”

“干掉这鬼东西啊老大!”

“我们帮您拦着这个小白脸,那个鬼影就交给您了!”

见陈青竟然挡下这个鬼影的攻击,周围那群警卫兵顿时神色一喜,纷纷出声喊道!

可此时的陈青却有苦难言,虽然接下了对方的这次攻击,但随着而来的剧烈刺痛却让他心里非常清楚,对方若是再来这么一次的话,他是绝对无法再挡下来了!

而林城在听到这群警卫兵的话后更是忍不住摇头失笑,虽然不清楚这个神神秘秘的秦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但自己若不是想好好观察一番秦雅的实力究竟到了什么境界,他早就把这群碍眼的家伙给清理一空了!

“唰——”

就在陈青黑着脸思索着如何才能破局的时候,一击不成的秦雅再次掉头一转,对着他那群刚还喊着要去帮忙牵制林城的手下直接冲去!

察觉到秦雅的动向,陈青神色一急,连忙大声喊道:“别他妈发呆了,赶紧先撤回办公室!”

说着,紧跟在秦雅后面想要帮自己这帮手下阻挡一下攻势,可他的速度跟对方比起来完没有可比性,没等他冲到这些警卫员身前,就听一阵阵惨嚎声突然在这间研究室中接连响起!

“唰——”

“滋——”

“老大救我!”

“撤……听老大的先撤……啊!!!”

“快逃!快逃!”

将速度发挥到极致的秦雅犹如一头狼入羊群的饿狼一般,挥手间就轻易带走了两名警卫兵的性命,而陈青即便已经急的满头大汗,却根本无法锁定对方的位置,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这些手下无比狼狈地向办公室逃去,却一个个接连倒在了逃跑的路上!

不过片刻的功夫,除了陈青以外,整整十名警卫兵连像样的反抗都没做出,就部被秦雅给击杀,四溅的鲜血从林城身前流淌,经过陈青的脚边缓缓向办公室门前流去。

看着眼前犹如修罗地狱般的场景,陈青此时的双眼早已气死煞红,发现依旧无法锁定秦雅的位置,脚步一踩,竟直接向林城身边的孟依杀去!

“这一切都是这个贱人造成的,这个该死的叛徒!”

瞬间冲到孟依身前,陈青冷喝一声,同时双手一伸,竟直接向孟依的脖子抓去!

“唰——”

可还没等他碰到孟依,一道残影却突然略过他的眼帘,紧接着,陈青只感觉双臂一凉,即将碰到孟依的双手竟缓缓从手腕脱落,直挺挺地掉落在地面上!

“技不如人就要甘拜下风,像一头丧家之犬一般乱咬人实在太没牌面。”

一剑斩断陈青的双手,林城随手一弹,将冰剑撤掉后说道。

与此同时,已经将那些警卫兵屠戮一空的秦雅此时也杀了过来,根本不顾陈青一脸呆滞的模样,双手极速一抓,瞬间就抓破了对方的喉管!

“嘭……”

伴随着一阵倒地声,给林城造成不少麻烦的陈青一行人终于死亡殆尽,看着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陈青,林城轻声叹了口气,随后掏出一根香烟点燃,深深抽了一口,待烟雾在肺中转了一圈后又缓缓吐出。

“不是急着找秦雅么?呐——”

从陈青身上收回目光,林城伸手一指身前终于现身的秦雅对孟依说道:“不过我必须警告,自己应该也知道了,这些警卫兵是死在她一人手中的,这么危险的试验体如果不想死的不明不白的话,最好不要跟她走的太近!”

“我……”

听到林城的警告,孟依神色间也泛起几分犹豫,在此之前她一直以为B001只是一个失败的试验体,所以一直只是把这个可怜的女孩当成一个自病症孩子照顾,从来没想过,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对方所救,更想不到自己一直以为的失败品实力竟然如此恐怖,杀起人来就犹如修罗降世,没有一丝的手软!

“行了。”

察觉到孟依心中的茫然,林城摆了摆手,“虽然这小妞杀伤力的确挺可怕的,但我还是有自信能制住她的,所以也别太担心,只要别跟她单独相处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就行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听到林城的话,孟依不知为何心里忽然就有了底气,也许是因为这家伙面对整个研究所战斗力最强的警卫队,即使一开始陷入被动也没有半分的慌乱,也许是因为对方从始至终都透露出来的那股淡然的气质,只要听到林城说没问题,她就下意识地体会到一种极致的安感。

见孟依点头后,林城没有再理她,直接走到再次陷入沉默的秦雅面前,弯下腰在她脸上仔细观察了片刻,随后忽然一笑,竟伸出右手在她脑袋上摸了摸,“可以啊丫头,为了离开这里可真够拼的。”

“离……离开……”

对于林城的摸头杀没有任何的反应,秦雅依旧低着脑袋,嘴里低声念叨着之前重复了无数遍的话。